子夜歌

全职圈已经淡圈了鸭,,,,列表全职圈的朋友阔以删我了鸭

*意识流,很短

*描写一下日落时逆光站立的米米☆

*很渣很短

*“我”是伊万【虽然一点都不像】

*私心冷战tag

如果都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吧☆

————

已经是晚秋了。枫树也开始落叶了。

我坐在长椅上,旁边是一片红枫林。有一片火红的枫叶悠悠扬扬地罗到了我的肩膀上。拾起,似是有暗金色在叶脉中流动。或许,这便是秋吧。

枫树林中响起踩踏落叶的“咔嚓”声,会是谁呢?是他吧,一定是吧。我抬头,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落日,夕阳在空中拉出一条橙红的的丝带,落下,明天又再次升起。但是红旗不像夕阳,落下,就再也没有升起过了。

他逆着光走来,天蓝色的眸子中填了一分亮光,似乎有星星在里面闪烁,像一片蓝色的海洋,又像蔚蓝无边的天空,让人沉溺与其中,无法自拔。

他金色的头发柔顺的贴在他的脑袋上,闪着一抹亮光。是星星吗?或许是吧。是黄金吗?可能吧。

他逆着光向我走来,夕阳为他渡上一层暗金,他是上天的宠儿。

我看见他披着那层金光,走到我的面前,对我伸出了手,说:

“走吧,我带你回家”


“嘿,朋友,我给你讲件稀奇事”


  一个路人,我们就简称他为L吧,蹭到了一位金发男子的身边,饶有兴致的跟他说。


  “什么事?不稀奇我可不听”


  金发男子抬头瞥了他一眼,便又低头玩手机去了。


  “嘿你过来一点,我小声和你说 ”


  “阿尔弗雷德爱伊万”


  L贼兮兮的凑到金发男子耳边和他说,金发男子并不惊讶,挑挑眉,说:


  “这已经不是一件稀奇事了吧?”


  “我还没讲完呢你继续听我说”L似乎不喜欢他的突然打断,但还是接着往下说了。


  “伊万厌恶阿尔弗雷德,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对吧,稀奇的是,他在1990年将他的心脏送给了阿尔弗雷德,当然,是作为人类的那个心脏。”


  “嚯,这可真是件稀奇事”金发男子虽发出了一声惊呼,但面上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


  “还有更稀奇的呢,阿尔弗雷德接过盒子,摸了一下他的心脏,结果发现那东西不仅还在跳动,而且比冰块还冰”L似乎没注意到金发男子的神态,继续摇头晃脑的往下说。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在苏解时那颗心脏就停止跳动了,12月30号的时候被醒来的伊万重新拿回去了”听到这里时,金发男子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嘿,这事可真不错,那么我也讲个事给你当报偿吧”他面上强装镇定,抬眸对L说。


  “您说”


  “伊万恨阿尔弗雷德,但他同时也爱着阿尔弗雷德”


  “伊万在苏/联时期时的记忆正在慢慢的归位,现在已经归位的差不多了”


  “等到完全归位的时候,也许春天就会来了吧”


  金发男子的像蓝天一般的蓝色眸子暗淡了下去,失去了任何光彩。


  他俯下身子,捂住了脸,金色的头发无力的耷拉下来


  “可春天永远都不会来了啊”


  他忽地抬起头,用一种近似于绝望的语气说,


  “伊万的心早就不再跳动了啊,他没有‘心’了啊”

  


几百年以前的沙雕改图,很粗糙
原图找不到了而且这个改的备份也找不到了所以之后要改就要重画了
露头上的帽子纯属觉得他头上太空而已
私心露米

最后两p是彩蛋
介绍一下@汤丸桑  @老神仙-梨木
这是无聊搞得接文,三个人版本
我写了假的结尾XDDD相信我真的是露米!
文字版【真的好短啊】
——
上帝穿好自己的衣服,看见旁边有一只猫,于是把它的耳朵撕下来戴在自己头上。把小猫丢回地上,一脸慈爱的看着在地上疼得打滚的小家伙开口道:“我可怜的小家伙,我的子民。你是为了上帝而牺牲的。”

离开天界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刚好看到站在雪地上的伊利亚,看到他的样子,上帝感觉到自己好像要恋爱了。于是他露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伊利亚,开口道:“我亲爱的国家意识体,首先我要恭喜你,你获得了上帝的赐予。”

“你将会拥有一桶无比珍贵的骆驼口水,这和普通的骆驼口水不一样。这骆驼是经过洗礼的,这东西可以让你获得愉快的心情。”

  上帝抖抖猫耳,发现自己心爱的人表情有些不对劲,周身还不断冒出黑气,像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
不过他还是笑得好好看啊!上帝花痴地想,随便看了一下伊利亚小甜心的记忆。

  
哦,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啦,上帝有些失望,天呐看来他们还在冷战呢。

  
上帝忽然有些心疼他的小甜心,但这种心疼随着对他的喜爱一起消散。上帝从不会在任何东西上留念太久。
语气冰冷:“我的宠儿啊,让我给你一瓶阿尔弗雷德贴身带着的可乐吧。”其实上帝心里清楚他对他的宠爱究竟有多少。

  
  “哈?阿尔弗雷德贴身的可乐?万尼亚不需要哦”伊利亚分明是笑着的,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上帝抖了三抖。

  “那么,伊利亚你想要什么礼物呢?”伊利亚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万尼亚还是想要一颗冰冻的,不再为谁跳动的心呢,这样子做事会方便很多呢”上帝将那颗心给了伊利亚,看着伊利亚取走,将自己的感情放到最最心底。1991年,也就是一年后,阿尔弗雷德的生日,伊利亚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没有参加,但是邮寄来了一个盒子,那里面是一颗心,一颗只会为阿尔弗雷德跳动了的心。12.25,苏联解体。阿尔弗雷德看着那颗心脏停止跳动,这颗冰冷的心,永远都不会为谁跳动了。